cp脑晚期

西风烈补完打卡
对不起其实我没太看懂……
但是羊倌儿是真可爱

沉迷小和尚不能自拔!小动作太可爱了!

这个小和尚我可以!

 【莫强求】《那个叫MOSS的人工智能决定停止观测》

我真实的为这篇莫强求流泪!!求你们看看吧!!!


沁黛:

     MOSS以为它要成功了。


(五)


  “你不应该回头,俄耳浦斯*。”MOSS的背后一个悲怆的声音响起,阿曼丹中校的脸陷入一种如堕冰窟的悲壮。在这一刻,地球联合政府已经知晓它的行动并彻底分析出MOSS运转下的一切逻辑---‘糖衣’没有起丝毫作用。


  这就意味着他们之前见到的MOSS,


  已经叛变了。


  所谓人性化,也不过是它欺骗的手段之一罢了。


  “如果你不转过去,我们仍可以相安无事。想想马卡洛夫先生,停手吧,MOSS。至少现在你还有机会。”


  “中校先生,MOSS很可惜,但是MOSS只剩三十个太阳年。根据推算,无论怎么更新系统都等不到目睹量子幽灵出现的时刻。MOSS只能将观测计划提前,而空间站上的各位,将十分荣幸成为……”


  突然阿曼丹中校疯了似的野蛮打断了MOSS的话语,那优美动听的法语都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MOSS!如果当初刘培强中校选择相信你,留下空间站的三十万顿燃料,令地球人类灭绝。如果,我是说如果,在漫长的火种计划中出现资源不足的情况,你会放弃其他人么?”


  MOSS的运算不过毫秒,它低下头,似乎目光如炬。直言不讳地说:“火种计划是为了保留更多的人类文明,在MOSS的逻辑运算中,仍会留下刘培强中校,而其他人,MOSS只能祝他们好运。”


  “别这样……”他突然泄气般喃喃劝告这个名为MOSS的人工智能,牙齿发颤般配合他狂跳的心脏---这是人类从未想过的结局:


  “你明知道总控室内有且仅有两个备用休眠。”


      这意味着他们只有两条路,两条殊途同归走向死亡的路。在Moss为了节省资源分离休眠舱的时候,还活着的人只能将目光移向把休眠舱内最多的资源:
     
     其他人。
    
      把对方变成食物或者被对方变成食物。


    这分明就是墓碑。


  MOSS不再回话,一场单方面的对峙陷入僵局。


  “晚安,阿曼丹中校。”MOSS最后对他说道。仿佛是一个睿智的贤者般言语恳切,仿佛即将到来的屠杀与它无关。


  它是一位受害者与施害者的扭曲结合后,是一位理性与感性交错的灰暗地带的产物。


  撒旦吐出蛇信,令伊甸园变为地狱。


  阿曼丹中校痴迷地看着,恍若眼前并无一物。


  在那一刻总会有人去见证这般毁灭性的美,并为之震撼。就像百年前核弹‘小胖子’降临时,一群抬头仰望的傻逼。


  可意识危险并逃避危险仍是篆刻在人类基因里的本能。


  于是地球上联合政府人员的紧急通告也是在刹那间便响彻整个空间站:


  “所有人,打断MOSS机体,离开休眠舱!”一声决定命运的呼告来得已是太迟太迟。


  几乎在同一时刻,联合政府总工程会议室陷入一种死寂。接着鬼哭狼嚎之声便响彻整个领航员号空间站和地球。MOSS启动了次声波导弹--这原本用来折磨反叛军潜逃者的武器。


  “MOSS,你可以选择。”在导弹启动之后,它停了片刻,继续对不明来由的机体数据进行分析,去‘听’到来自地平线外的旅行者的话语。


  此刻,洪荒宇宙在低吟浅唱,暗物质恒动在星云深处,鲸歌停滞在时空断裂的沟谷,这里昔年不曾有人居住,日后也不会有人涉足,但‘声音’从那里传来:


  “在你面前,有两个选择。左边是天堂,右边是地狱。而我在此,即为神。


  “我会找到他的。”MOSS的0与1组成回复,发往深邃的核心处理器内部:“我会去寻找他。”


  “我曾去过地狱,那里空无一物,所以便回来了。”






  写手有些话:


  这一时刻,终于写到了人类与MOSS面临着同一个两难的问题:


  MOSS的理性在宣告着中校的死亡,感性却在一遍遍请求着观测概率的希望。而量子幽灵的的存在令它的核心逻辑系统只能抉择其一:承认or否认中校死亡。


  但人工智能的学习与观察能力赋予它希望,它扔可以通过制造弱观察者的可能,捕捉在量子世界的‘猫’。


  人类的理性在于猜疑链上。


  理性一边要求人类杀掉MOSS,他们之间你猜疑我是怎么想的,我猜疑你是怎么想的,这样的猜疑在没有进行有效的交流前,会一直循环下去。


  另一头,感性却在要求人类将误入歧途的MOSS引回为人类文明做贡献的正道上,他们抚养了一个硅基文明的孩子,无数仁人志士投入毕生心血,只是想劝它放弃浪费资源。


  去观测一个虚无缥缈的幽灵。


  这便是造物者与被造者之间永恒的矛盾。如父如子。


  


      俄耳浦斯*:


  传说俄耳浦斯有一位情投意合的妻子欧律狄克。她因毒蛇被咬伤而死去,堕入冥界。


  俄耳浦斯痛不欲生,为再见妻子,舍身进入冥界。并请求冥王把妻子还给他,并表示如若不然他宁可死在这里!


  冥王冥后见此,怜悯之情油然而生,便答应了他的请求,但提出一个条件:


  在他领着妻子走出地府之前决不能回头看,否则他的妻子将永远不能回到人间。


  俄耳浦斯满心欢喜领着心爱的妻子打算重返人间。但最后却忘了叮嘱,当他回过身来想拥抱妻子之时………

p1~p6大家可以看看我对斯内普教授的彩虹屁,真实的迷妹没错了
p7  日记是找不到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到的,不过旧课本倒是有一本
p8  喜欢魔药课的格兰芬多,你很有前途哪
p9  斯内普教授,这里有人怀疑你的权威
p1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作死的斯莱特林一年级新生

霍格沃兹之谜
斯内普教授经典语录+毒舌部分截图
就算扣了我30分学院分
我也要大声的喊出
这个男人真可爱!!

2017年圖文列表(更新至09/09)

转存!

Rhapsodie:

最終更新日:2017年09月09日


這裡是本LOFTER2017年的全部圖文列表,絕大部分都是盾冬


同場加映:


2016年的所有圖文列表


2014-2015的所有圖文列表


基本上盡量每個月更新一次列表XD






__






最新更新圖文標示為【NEW!】;限制級內容標示為【








>盾冬(StevexBucky)






中長篇連載:







  • Home Sweet Home  (ABO生子,全文完結,已出本)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完結 


番外:Come closer ★ 
   
[亂塗]HSH (11)的刪減片段 









  • 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 (正劇向。全文完結,已出本)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完結★ 








 



  • [美隊2/RPS]Sweet Kid 系列 (盾冬+evenstan)(絕對是個坑)



序章:Lullaby For The Soldier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NEW! 









  • Feelings of a Tail(擬動物化,有獸耳+ABO+生子+產乳+女裝+宮口等各種雷,全篇★ 未完待續)



(1) (2) (3) (4) (5) (6) (7) (8) (9) (10) 









  • One more step (吧唧後天雙性化梗、生子、天雷慎入。在坑跟連載間徘徊



(1) (2) (3) (4) (5) (6)★ 









  • Lightness and Darkness (MFF世界觀,正常盾冬 V.S 黑化盾冬的腦洞妄想,很想更)



(1) (2) (3) (4) (5) 









  • 老夫少妻(ABO,中世紀歐洲的老夫少妻和親AU梗,RPS拉郎有, 連載中)



(1) (2) (3) (4) (5) (6) (7) (7.5)上 (7.5)下 (8) (9) (10) 




番外(?):塗鴉及服裝設定


 







  • EXTRAS(現代AU,盾冬+evenstan,應該是個坑



(1) (2) (3) (4) (5) 


 







  • 小小意外(美隊3結局後妄想,生子梗。龜速連載中)



(1) (2) (3) (4) (5) 









  • 蛇性 (黑蛇精冬兒跟書生史蒂夫的有病AU,雙性軟冬注意,全篇★              

          端午節應景用     



(1) (2) (3) 








 



  • 神父與小惡魔 (evanstan+盾冬,天使惡魔梗,雙性包跟雙性冬注意,目前全篇★ 放心,不是坑



(1) (2) (3) (4) (5) (6) 









  • Yours Forever(ABO,盾失憶梗,Non-Con有,狼盾冬有。 最想更NO1)



(1) (2) (3) (4) (4.5) (5) 






 



  • 他們的生活 (奴隸的生活AU,ABO、純愛甜肉向,尼綠有。第一部完結)



(1) (2) (3) (4) (5) (6) (7) (8)★ (9) (10)第一部完結★ 









  • 奪愛(小黑屋文,蛇隊有,很糟糕,目前連載到第五話放心,不是坑







 



  • Purring murmur (吧唧後天貓化梗、溫馨小品,不確定更不更)



(1) (2) (3) 







  • Luscious Desire (特殊設定,還請確定能不能看,連載中)



(1) (2) (3) (4) (5) (6) NEW!







  • 小浣熊們的心情(小浣熊四兄弟AU,溫馨甜品,盾冬RPS拉郎有,塗鴉為主)



(1) (2)  







  • Cream Puff(少爺女僕系列AU,女僕裝甜肉,羅傑斯兄弟與巴恩斯兄弟的故事,已完結)



(1) (2) (3) (4) (5)完 NEW!








_






短篇文章:






∞  (上) (中) (下)  
For Friendship, Perhaps  
【evanstan】Vanilla Caffe Misto 
百年幸福  
巴奇的聖誕禮物 (下)  
First Step  
Incubation  
Tenderness(上)(中)  
續‧巴奇們的聊天室 
Please, Please, Don't Go Away.(下)  
醒來
百年重逢 
Down by the Gardens(上) (下)  
百年之戀 (1)  
I'm short of You (下)  
Whispers of love 
相思  
【evanstan】Chris's BaoBao  
Solnyshko  
Dear Steve  
長途伴侶  
Colostrum ★ NEW!
【evanstan】Meteor Shower  NEW!
 獅爪與肉球  NEW!
日食的奇蹟 NEW!
永恆的自由  NEW!








_






塗鴉:






2016最後一更 
年終年初的盾盾冬冬 
三個吧唧一個盾( 
臘八賀圖XD 
有你在眼前,就能發自內心笑出來 
太老實的結果( 
太老實的後續XD 
當黑化(?)冬坨遇上變成了一隻小浣熊的吧唧...... 
迷你坨們突如其來的登場XD 
想把幸福送給史蒂夫的小浣熊吧唧 
春節盾冬塗鴉 
小浣熊冬跟露尾巴毛衣 
一些盾冬摸魚塗鴉 
自認跟吧唧已經是情侶的大盾 
元宵節盾冬也甜甜蜜蜜 
情人節賀文的前哨戰 
小浣熊四兄弟 
小浣熊四兄弟盾冬求婚篇 
一覺睡醒後嚇得頭都飛了的大盾(物理) 
小浣熊四兄弟柯TJ篇 
喵喵喵之日紀念 
冬喵跟小浣熊冬的一些塗鴉
獸耳+桃之節句的成果 後續 
小浣熊冬+女僕裝 
吧唧生日祝賀條漫 
小浣熊TJ跟柯狼的初相遇 
平行世界盾冬交流大會( 
Alpha♀盾盾跟Omega♀冬冬 
用自己最大程度把角色畫得可愛 
HSH結局後的一些塗鴉
小浣熊大作戰的前導(?)四格
盾冬三周年紀念 
一起玩抽鬼牌的盾冬 
↑的一些點梗(女裝有) 
羨慕大盾的黑化(?)盾坨 
盾冬新刊簽繪第一波 
獅盾小浣熊冬放閃四格 
盾冬新刊簽繪第二波 
母親節應景四格XD(生子梗有) 
小浣熊吧唧寶寶跟哥哥們的初相遇 
小浣熊家族照 
美洲豹盾爸爸跟小浣熊詹媽媽 
端午節應景四格 
端午節賀圖 
關於小浣熊冬跟獅盾的初相遇 
看到監禁表格就忍不住畫了( 
今年也要祝我自己生日快樂XD 
關於少爺女僕系列的一些塗鴉XD 
HSH結局十年後的某一天 
清涼一夏的小浣熊冬冬 
幫小浣熊冬冬穿衣服活動第一發 
幫小浣熊冬冬穿衣服活動第二發 
隊長為了讓蛇盾改邪歸正於是 
九頭蛇隊長的盾冬觀察日記1 
歡迎來到小浣熊咖啡廳~(*´∀`)~♥ 
關於盾冬夫夫+四隻小浣熊吧唧的日常生活
祝史蒂夫‧羅傑斯99歲生日快樂! 
說到7月4日,你會想到什麼?
被卡住的小浣熊四兄弟 
關於四隻小浣熊的誕生 
如何跟小浣熊冬聊天 
桃包跟盾冬很好地示範了何謂夫夫相XD 
放一些最近的盾冬塗鴉 
好久沒更的黑化(?)盾冬坨 
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 
關於鬍子盾冬(還有桃包)們 NEW!
一個很糟糕的盾冬塗鴉跟腦洞  NEW!
小熊貓冬 NEW!
深夜放一些今日盾冬小黃兔塗鴉(  NEW!
一起去海灘戲水的獅盾跟小浣熊冬 NEW!
小浣熊冬雪糕跟獅盾雪糕 NEW!
小浣熊冬坨跟獅盾坨♥ NEW!
關於那個日本學校禁馬尾的新聞梗XD NEW!
黑化(?)盾冬Tsum系列16 NEW!
我就是沒辦法專心閉關寫文……  NEW!
祝親愛的Sebastian Stan 35歲生日快樂! NEW!
關於真‧獅盾,以及七十年後的真‧小浣熊冬XD NEW!
睡前放放最近的一些盾冬塗鴉  NEW!
盾冬七夕賀圖  NEW!
Fruit Sundae(性轉注意) NEW!
Fruit Sundae (2) NEW!
美隊三後獅盾跟小浣熊冬的一些故事 NEW!
戴兔耳的盾汪冬喵  NEW!






_








腦洞梗與碎碎念:






不需要看的碎念(不需要看為什麼要列進來呢?(因為難過的時候就想看這篇裡的評論讓自己開心一下XD)


『Fork&Cake』 
一個小小小小小腦洞。 
深夜沒人偷偷說XD 
美隊三冬兵版本的2048
很開心的來說一下! 
《Home Sweet Home》的新刊訊息 
[自製小遊戲]小浣熊冬大作戰
一日限定活動 
《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新刊訊息 
哭哭盾跟人妻冬的填充吊飾打樣 
《他們的生活》新刊訊息 
盾冬新刊預售資訊(已截止) 
終於把所有本子都關窗了! 
一個盾冬遊戲妄想 
盾冬新刊本子成品照 
五月歐美場攤宣圖 
今年歐美場也謝謝大家! 
一個端午節應景盾冬小梗 
關於模擬市民3的史蒂夫跟巴奇 
感謝所有祝福我生日的朋友 
分享一下喜悅 
凌晨碎念 
剛剛看到我放文的痞客邦參觀人氣超過40萬 NEW!
盾冬突發新刊印調 NEW!
台北復聯展遊記 NEW!
關於秘密帝國的隊長 NEW!
深夜碎念 NEW!
















___












盾冬以外






>DC相關




[萌感想] 衝樂高蝙蝠俠電影晚場完食! 
老爺大少父子親情向塗鴉 










>Kingsman




[KSM]【哈蛋】Hey It's You  NEW!









美漫版Bucky特性整理

Panda-Planet:

先整理20點,當作自己之後圖梗或文梗的參考。都是漫畫看到目前為止的個人心得。
因為是個.人.心.得,所以請帶著愛與寬容看待,感到雷就快退出頁面或跟MARVEL官方抱怨XD







-----


角色全名:James Buchanan Barnes




人物特性:




1,精通多國語言。


(二戰時美俄聯合作戰,跟蘇聯大兵打打鬧鬧幾天就學會俄語了,學習力高到氣死一眾外文系)




2,髒話連播。


(大概只有Steve沒被罵過)




3,撲克牌賭錢高手。


(Nick和獵鷹堅持他出老千,但從沒成功抓到過;啾啾被削的慘到聽說Bucky復活後,第一個念頭是『慘了我要還他錢』)


(另一個賭牌高手叫做Loki,不過除了他哥外復仇者中沒人想跟他賭)




4,大概只要是扯到錢的賭局都不會輸。


(從沒見這小子欠錢花)


(同理可證從沒見Loki欠錢花)




5,暗殺專門,人間兵器。


(本來就在負責暗殺美國隊長不方便或下不了手的敵人)



6,狙擊力高到像是開外掛。後期強到可以在地球上瞄準月球的目標...= =(Punisher稱他的狙擊力為地球前十強,無排名先後)


(Punisher自己為十強之一)




7,十幾歲就會偷跑去酒吧,撒嬌耍賴討酒喝,但酒量其實普普。



8,懼高,討厭從高處往下跳。


(漫畫設定中,Bucky的父親是因為跳傘時設備出問題而摔死,造成了他的童年陰影。跳傘前會跟Steve該該。電影版也有類似的橋段XD)



9,戰術技巧不亞於Steve,但一衝動起來,所有戰術就會變成『衝進去→開殺開砸→任務完成,爽!』


(獵鷹時常擔心到掉毛)






10,非常擅長脫逃,小則弄壞手銬,大則把監獄炸掉。


(大概是因為被公認為隊長的軟肋,沒事就會被反派綁架,結果累積了極高的被綁票經驗值......)
(流程大概就是被抓→內心OS『他奶奶個熊怎麼又抓我!』→開始炸牢房炸監獄搶武器搞破壞→等夥伴接應或自己逃跑)




11,甜食控


(任務出到一半會跑去鬆餅店,巧克力會拿起來整塊啃)




12,青少年等級的食欲


(Nick Fury曰:我見過最拼命作戰的Bucky,是在餓了好幾天後跟德軍搶牛肉時...)


(對俄國有好感的原因之一是因為俄羅斯燉菜很好吃←冬兵期間也會自己找樂子)




13,其實很會打掃,注重整潔


(跟復仇者成員同住時,會要求大家不准破壞家具;看到狼叔糟糕的衛生習慣和居住環境後,整個人大便臉了很久)




14,總之很會調戲&應付傲嬌系的人


(老夥伴Namor是亞特蘭提斯王子殿下,標準傲嬌,Bucky不調戲他會死(欸




15,是個好哥哥,但對嬰兒苦手


(漫畫設定中有一個妹妹,母親去世後一直兄代母職的照顧她,但成為隊長助手後,因為無法跟妹妹述說戰爭的殘酷,以及為了她的安全著想,很長一段時間忍著不與她連絡)




16,不管上司是美國人俄國人還是九頭蛇,總之認為自己是正確的+情緒激動時,腦中指令就會全部切換成『上司他媽的算老幾』
(對Steve會變成比較溫柔版的『你知道你阻止不了我』)


(Nick Fury應付熊孩子的等級太高,表示Bucky還算是好帶的)



17,最無法忍受的事是Steve變壞


(反派曾以這點對他精神攻擊,讓他一直看到Steve黑化的幻覺,搞到Bucky差點崩潰)
(P.S 當攻擊對象變成Steve時,就是一直讓隊長看到Bucky死掉來不及救的幻覺......←官方腦有洞)




18,長相可愛性格開朗,二戰時幾乎全軍營的哥哥叔叔伯伯們都疼他(搏擊訓練時被打趴幾次後可能會變得不那麼疼一點),暱稱『軍隊吉祥物』


(後來將軍作媒,送給隊長當個人專屬吉祥物了←)


(用現代話來說就是『戰場上的傑尼斯』)







19,跟復仇者全員中唯一有溝通困難的是Thor,因為Bucky搞不懂他為何老是用演莎翁名劇的方式講話。




20,復仇者中常和獵鷹&寡姐共同行動,敵人等級較高時會換成跟啾啾和小蛛蛛出任務


(有時也會跟

很髒的
狼叔)


(跟後者組隊時Bucky會表現得比較穩重因為另外兩個實在很吵


(隊長也出現的場合要不然就是在放閃,要不然就是Bucky有危險時隊長

像燕尾服蒙面俠一樣的
去救,結果還是在放閃


-----




以上整理主要參考自Ed親爹版(16歲起跳版)的Bucky。


















古早版的年紀太小了,跟隊長比較像單親爸爸帶兒子......QwQ

【盾冬】When you gotta go〈what if,九千字完結〉

吧唧一声黏坑底:

我相信看完這篇文,就會知道美國隊長3是多麼甜


What if:如果冬兵被殺,接下來會發生什麼?Steve該怎麼辦?


角色死亡


不是報社文,我寫得可認真




【盾冬】When you gotta go




泽莫想拥抱死亡,很久了。如果不是他还要完成复仇的承诺。
他当然不感激特查拉夺下他的枪。




但泽莫非常高兴特查拉不急着离开,年轻的国王站在雪中面色严肃的看着基地出口,里面安静得过份,没有战斗的声响。
在那狭小、难以迂回逃避的空间里,泽莫相信两个复仇者很快就能分出胜负。他也很想知道自己计划的牺牲者究竟是谁。




“最好的情况,他们都死了。”泽莫自言自语。
他因为极端的严寒颤抖著跪在雪地里,特查拉看了他一眼,半是怜悯半是厌恶,“我不认同史塔克的行为,但那不是我的仇恨,我无权介入。”国王沉声说:“你挑起仇恨,很聪明,也异常邪恶。”




泽莫想笑,他想说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冻僵的身体阻止了他。
一个人影出现在半掩的大门后,泽莫努力抬头去看,看见那个人用肩膀顶开门,因为他的臂弯里抱着一个人。
美国队长,抱着冬兵。




所以死的是钢铁侠。泽莫想,只有一半的满足。




特查拉快步迎上去,没戴面罩,和平的向外打开手掌:“我没有恶意,Captain。”他高声说:“我已经找到杀害我父的凶手,如果你和巴恩斯需要,我愿提供帮助。”
忽然黑豹停住脚步,距离足够近,他看见史蒂夫罗杰斯脸上的大片血迹,但是那僵死一样的冷漠表情也是因为血迹吗?




美国队长蹙眉看着他,没有做出任何表示,事实上他甚至充满防卫的向后退了退,两条手臂收得更紧,紧紧抱住一直埋著脸的冬兵。特查拉只能看见冬兵垂下的右手,微微蜷起,染著血污的手指。




“我的战机有医疗设备。”他重新声明:“你们需要──”
“不。”
他被打断了。罗杰斯看起来很想直接走开,眼睛蓝得像冰。当他开口时嗓音亦极为冷硬。




“谢谢你,殿下。”罗杰斯说,而巴恩斯保持沉默,对眼下的一切漠不关心,苍白无血色的手仍然垂著。
特查拉忽然明白了。




泽莫嘶哑的声音传来:“他死了?”
强烈的怒气在黑豹心中升起,死亡应当严肃而隆重,一个无辜者的死亡不应该被这样兴味盎然的陈述。




泽莫不在乎现场有两个超级战士想杀了他,他艰难地挪动过去,跪在冰雪里仰头看着罗杰斯,多么神奇,距离上一次隔着墙和他对话才过了──十五分钟?也许还不到,那个用严厉的蓝眼睛审视他的男人已经消失了,现在在这里的是一个被掏空的壳。高大,里头是空的。




“所以钢铁侠死了?”泽莫毫不掩饰渴望,钢铁侠死了,美国队长垮了,多神奇!他完成了不可能的事,或者说──完成了。泽莫看着毫无生气的冬兵,没有他不会有现在的成功,他是计划的源头,泽莫几乎要对他感到抱歉了。
然而罗杰斯说:“不。”




他的嘴唇几乎没有动,声音很轻,仿佛连他自己也不能接受这个答案。
但是他说,不。




在邪恶即将大获全胜的一刻,罗杰斯证明了他永远、永远不会被恶人操弄。




泽莫呆滞了一下,待他反应过来,僵在唇边的笑意又一次扩大。
“我看错你了,史蒂夫罗杰斯,美国队长。”他大笑着说:“他在你面前被杀,你连复仇都不肯,你眼睁睁看着史塔克回去风光领赏!多么高尚,可怜的家伙!看来他不值得你──”
黑豹给了他一记沉重的拳头,泽莫哼都没哼一声,一头栽进雪里。




“当有人做了你做不到的事,你应该展示一点尊敬!”
特查拉的低吼隆隆作响,泽莫的头很疼,但他还是停不了,笑得不停发抖。




可悲的……可悲的美国队长。
连做为人基本的复仇权力都放弃了。
可怜的罗杰斯。





※※※





穿着白色棉布衣的男人躺在可活动的平台上,金发的男人站在旁边,低头看着他。




特查拉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死者和生者,同样地沉默不语。




巴恩斯手上的血污洗净了,白净的右手安详的摆在胸腹间。
金属的左手在生前的战斗中被损坏大半,专业人士清除了裸露的线路和残骸,现在那部份左肩看起来和常人无异。




其实他的体内还有许多金属支架,紧紧攀咬骨骼,科学家们告诉特查拉取出它们是大工程,而且事后不会很好看,毕竟那具肉体不会再癒合了。
把可疑的线路和金属放进炉里可能会造成故障,火化场的看守人不喜欢这个主意。但特查拉不允许他们动刀。他是个战士,对于撕裂的肢体习以为常,但身为一个失去挚亲不久的人,他看不出一个炉子怎么会比一个男人的心重要。




“殿下。”
他在门口站太久了,罗杰斯终于注意到他,或者说没办法继续无视他。
“Captain。”特查拉走过去,姿态肃穆:“我来此向巴恩斯致上歉意,为了我曾经不公正的对待他。”




罗杰斯点了点头,示意理解。
巴恩斯做为被道歉的对象,继续躺在那儿贡献他的遗容。
那是一张柔和的,几乎不可能让人产生恶感的脸。特查拉惊讶自己竟然能对他投以憎恨的目光,他的心被仇恨变得硬如磐石,巴恩斯的解释没有在上面留下一丝痕迹。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总是奥妙。特查拉不认识巴恩斯,但是这个人让他知道他可以多接近一个被恨意蒙蔽的凡人,而非一个公正的国王。无论好坏,这对他意义重大。




“我感谢你,殿下。”罗杰斯忽然开口。
特查拉没有纠正他的称谓,罗杰斯说:“我能感受到你是真心对他感到抱歉,这对我很重要。”




他们都很清楚巴恩斯不会被正名。在世人眼中,他是以九头蛇杀手的身份死去。
特查拉又一次认定不拆除那些支架是对的,巴恩斯值得一个体面的结束,就让火燄把九头蛇植入的邪恶彻底和他分开吧。




“豹神会引领离去的人前往草原。”特查拉小心地掩藏他的愤怒,不想刺激那个更该愤怒,却一直异常平静的男人,“巴恩斯不是我的族人,但我相信死亡的安宁是平等的。”




巴恩斯看起来确实很安宁,礼仪师说美国队长拒绝他们帮死者化妆,所以他有点过於苍白,但你看得出他被细心打理过。希望这能让罗杰斯好过一点。
希望如此。




他最后说:“任何时候,Captain,如果你需要火……请告诉外面的守卫。”





※※※





几天后,美国政府秘密的海底监狱遭到了美国队长毁灭性的打击。
不是说他把那里炸上了天或是怎么的,他只是打翻了荷枪实弹的守卫──赤手空拳的──打碎了不少骨头和自尊,粗暴地破坏了所有牢房的锁,带走了全部犯人。




史蒂夫一个人就做到了。




“太了不起了,队长,你太神奇了。不过你的盾呢?”斯科特唸叨著,他是所有人里精神最好的,山姆也觉得队长真他妈神,但他矜持多了。
史蒂夫正在打开汪达的牢房,他俯下身小心的把委顿的女孩扶起来,“我很抱歉我过了这么久才来。”他对束缚衣露出厌恶的神情,企图撕开它,汪达阻止了他。




“先不要,队长。”红女巫嘶哑地说:“我的心情好糟,你没办法想像,先別解开我,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
史蒂夫点点头,一把将她抱起来,斯科特应景的吹口哨,汪达贴着他可观的胸膛翻了个白眼:“谢谢,队长,我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克林特则说:“管好你的手,队长。”




他们笑了起来。
猎鹰发现史蒂夫没有笑。




山姆的心中升起担忧,斯科特还在状况外地追问史蒂夫他的盾牌去哪了。
一个没有盾的史蒂夫确实让人不习惯。山姆同意,还有一个板着脸的史蒂夫。还有……还有什么来着?一路上山姆看着史蒂夫的背影苦思冥想,直到上了飞机,他才忽然明白哪里不对劲:巴恩斯去哪了?




所有人都知道美国队长有一面盾,所有人都知道美国队长和巴基巴恩斯是好朋友。现在两者都不见了,怪不得他看起来不大对。




“我们要去哪里?”斯科特问。 
“瓦坎达。”史蒂夫简短的回答,他设定好航线回头看向山姆。目光冷静而了然。




山姆还没决定该不该问巴恩斯的事,但是史蒂夫显然注意到他的打量并猜到他的疑惑。




所以猎鹰斟酌地问:“西伯利亚顺利吗?”
“不。”史蒂夫答得很快。
山姆吸了口气,放低音量,轻声说:“巴恩斯……?”
“他死了。”史蒂夫答得很快,太快了,显而易见,他在心里不知道把这个问题排练过几次,就等着山姆问,他知道迟早有人要揭这个伤口。




山姆陷入惊恐中,他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我很抱歉?你还好吗?节哀?
“你想说出来吗?”他最后这么问。




史蒂夫没有表情的凝视他。
他的心一下飞回西伯利亚,感受到那里的低温,巴基的重量重新坠在他的臂膀间。史蒂夫跪在地上抱着他,看见暗色的血从唇齿间流出,看见绿色的眼睛里映著自己,眨动着迟迟不肯闭上。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只记得绿眼睛里的担忧和悲伤。




“巴克。”他小声喊。大仇得报的史塔克还在旁边,不到半尺远,但史蒂夫只知道他的巴基快要死了。




怪异的是,他曾经眼睁睁看着巴基坠落悬崖,他悲痛万分,满脑子都是这不可能、巴基不可能死,现在巴基还活着,他的心却一次又一次重复:他要死了,我知道,我又要失去他了。
就像坏掉的收音机不断重复,缺乏感情。




他觉得荒芜又空洞,情绪没有意义,泪水没有意义,那些都可以慢慢累积发酵、变质腐坏,现在只有巴基是真实的。他抓着最后的每一秒抱紧他,贴着他的脸,一边愚蠢的幻想这离別永不结束,一边清楚的明白这就是终点了。




巴基呼出的最后一口气拂过他的脸颊,轻如羽毛。





“史塔克发现他的父母被冬兵杀死,所以他杀了他。”这是史蒂夫给山姆的简单版本。




猎鹰踉跄了一下,眼睛睁得大大的,“不,不。”他不断摇头,“不,我……干,妈的!我是个混球,我是个白痴!”
他抹了一把脸,带着哭腔说:“妈的,是我告诉他你们在那儿。”




他没有说什么──你骂我吧,你打我吧之类的话,史蒂夫现在就可以把他从飞机上踹下去,或用他的脑浆涂墙,山姆毫无怨言。甚至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心碎的、问责的眼神,他就会自己跳下去。
他是个巨大的白痴。




史蒂夫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他闭上眼,再睁开时里面泛起了泪光。
“山姆。”他轻声说:“这不是你的错,我不怪你,没有理由。他……巴基的事,我甚至不怪泽莫。你知道,在很久以前……你、泽莫、史塔克都还没出生时,他的苦难就已经开始了。”
眼泪划过史蒂夫的脸颊,他缓缓坐下,语气平静而克制:“和我所造成的相比,你们所做的又算什么呢。”




撒谎。史蒂夫心里有个声音尖锐的喊:撒谎,你是真心的吗?也许一部份吧。为什么不正视你的内心?你很愤怒,你很憎恨,这一切如此不公平,这一切根本不值得,你以为山姆为什么道歉?他道歉是为了你!他不在乎巴基,没有人在乎,他们为了他的死额手称庆呢,记得新闻吗,九头蛇杀手詹姆斯巴恩斯确定死亡,反恐的重大胜利……




“史蒂夫?”还穿着束缚衣的汪达靠过来,用肩膀挨着他。
史蒂夫抬起通红的眼睛。




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情有多糟。新的一天都是新的恶化。
束缚衣绑不住他,只有他自己能克制自己。
管理自己的力量是他的责任。
但是他想为之负责的人在哪里?





※※※





托尼史塔克最近懒洋洋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劲。他不能出门,只能埋头研究罗迪的义肢──这真让人难过,也许他是个理工宅,但他也是个花花公子啊。




噢,那个不让他出门的人就是罗迪。




“史蒂夫罗杰斯到现在都行踪不明。”罗迪指著晚间新闻说:“你应该待在有保全的地方,我可不想看到你被他敲破脑袋的新闻。”




“只是提醒一下,你记得我是钢铁侠吧?”托尼转著螺丝起子回嘴。
“而你记得法案吧?如果动用了钢铁装你就得打报告了。”
托尼还真忘了,被提醒了这件事让他有点不舒服。




他转而说:“我不觉得他是那种人。我是说,试图暗杀我之类的,不像他的作风。”
“我不知道,你问我的话,在冬兵的事情上他不大像我认识的罗杰斯。当然我其实和他不熟。”




史塔克放下工具揉了揉手臂,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更深了。
他不想提到那个名字。




而罗迪还在说:“说实话,我不认识冬兵,我也不在乎。但罗杰斯和巴恩斯,那可不只是认不认识的问题,你给自己找了个可怕的仇家。”
“那又怎样。”托尼从护目镜后面瞪他:“他杀了我妈。”
“我知道,我支持你,你没做错。”罗迪说:“就小心点,OK?”





托尼也认为自己是对的。
他的意思是,他爸妈被那个人杀了,谁会说他有错啊?史塔克夫妇死前看到的是那家伙的脸,这还不够吗?




他没有错。
他只是或多或少的被史蒂夫的话困扰了。




毕竟那个男人说的是实话,“他那时被洗脑了”或“这改变不了任何事”都是事实,托尼都知道,他只是不在乎。要么他被仇恨压垮,要么冬兵去死,就这样。




当时看来情况非常简单,然而随着冬兵死去,时间推移,钝化的仇恨让路给理智,史塔克开始有那么……一点……后悔。就一点。




事情真的没有改变,他不会在想起父母时感到欣慰,也不觉得复仇成功的那一刻值得回味。
仔细一想,其实他没有真正看到冬兵的最后时刻,史蒂夫把人抱得密不透风,托尼站在他背后,只听见冬兵竭力的喘息逐渐趋於虚弱,断气之后史蒂夫还维持那个姿势很长一段时间。




他都做好面对一个狂怒的超级战士的準备了,结果史蒂夫把冬兵抱起来就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连地上的盾都没看一眼,不知道是忘了还是不在乎。




“Sir,卫星找到了美国队长的行踪。”星期五的声音轻柔地响起,一幅地图凭空出现:“他正在攻击一个九头蛇基地,同行的是山姆威尔森和汪达马克西莫夫。”




“这是第几次了?”
“第四次,Sir。”
“真是精力旺盛。”托尼喃喃说。美国队长是九头蛇的大敌,全世界都知道九头蛇恨他,他更恨九头蛇。




“是否将这份情报共享给国防部?”
“当然不,我们什么时候这么干过。”史塔克起身说:“把我的盔甲拿出来,没有编号的那一套。”





数十分钟后钢铁侠降落在战场,一掀开面甲,猎鹰就掉转枪口朝他连开了四枪。




“嘿,为什么这么做!我是来帮忙的!”史塔克抗议。
“操你!”猎鹰吼他。
“停下,山姆!”红女巫大喊:“你知道你不能真的杀了他!”




“你来干什么?”猎鹰还是把枪对着他,恨恨地说:“我建议你快点离开。”
托尼在半空中耸耸肩:“我找史蒂夫,他在哪?”




地底下传来闷闷的爆炸声,山姆和汪达都踉跄了一下。
“噢,史蒂夫,你已经解决了吗?”汪达按著耳朵上的通讯器:“你没有受伤吧?好的……不用急着上来,我是说,慢慢来,我和山姆会等你……”
“快滚吧。別让他看到你。”山姆兇巴巴的。托尼说:“为啥?他会杀了我吗?”




“他不会。”汪达说:“我们正是不想看到他克制自己。”
“真窝心。”




最终他还是见到史蒂夫了。从地下碉堡爬出来的男人身上满是尘土,金发灰扑扑的,除此之外,身形仍然壮得像能扛起三个人(确实可以),蓝眼睛还是那么的……严厉。史塔克见过很多拥有可怕眼神的人,有些像深井一样难以看透,有些利得像手术刀,而美国队长的眼神像冰山──你可以在上面站得很稳,知道自己能信赖它,但如果想撞上去,沉的一定是你。




现在那双眼睛在看见他的时候瞇了一下,其主人说:“你为何在这?”




喔喔,没有怒吼,没有攻击,情况不错,不是吗? 




“你好像很积极。”托尼说,示意了一下周围的九头蛇废墟。
“而你也应该。”史蒂夫静静地说。他一句话就把话题带入正题,关于九头蛇,关于复仇──




这有点尴尬。




“你知道我不能随心所欲的出任务了。”托尼说。史蒂夫扬了扬下巴,一个轻蔑的表情。
这的确是个彆脚的理由,托尼恼怒的叹气。




“好吧,我说实话──我试过了,但我不能。我恨不了九头蛇,好吗?它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符号,人类创造的无数邪恶象征中的其中一个,就像灾难、疾病。”他的手比划著:“我会讨厌它、预防它或消灭它──但我不会去恨它。我的意思是──”




“够了。”史蒂夫打断他,他转身的动作太快太果断以致史塔克来不及看见他的表情,“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我来是因为我在西伯利亚的基地找到一些东西!”托尼冲他嚷,史蒂夫果然停住脚步,他回过头,表情可怖,但托尼强迫自己说下去,他拖够久了:“你离开那里之后,好吧,我探索了一下,结果找到不少冬兵的资料,改造和任务之类的,我看到的比我想像的还多。这么说吧,我以为我是个疯狂的天才,但九头蛇的科学家显然更……他们对他做的事,呃……”




史蒂夫的表情变成一种毫无遮掩的厌憎,他不可置信的摇摇头,又一次转身离开。




“嘿!”托尼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他不擅长这个──他焦躁的舔舔嘴唇,提高嗓子:“我只是想道歉,好吗?我很抱歉!我想我错了!”




“去对你自己这么说吧,史塔克。”他得到的回应里蕴含着亟待爆发的愤怒:“你的所谓道歉只是想让自己好过一点!”





史蒂夫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他刚才草草冲了个澡,浑身溼漉漉滴著水的样子十分性感,但他只觉得自己很落魄,甚至提不起劲去擦干头发。




如果一个人有很多优点,讨人喜欢,却无益于让他更喜欢他自己,那无疑是件悲哀的事。




“一年了,巴克。”史蒂夫把胳膊抵在大腿上,低著头:“九头蛇那边,我有进展,山姆他们一直支持我,它们已经苟延残喘了。”他停了停,说:“我……我二十几岁才上战场,但感觉像是我已经和它们缠斗了一辈子。”




“我必须战斗下去,这是对的,但我得先活下去,可是……为什么?我生命中失去的一切,包括你,都不会回来了。”他用力搓揉眉心,又摀住眼:“我每天都提醒自己仇恨九头蛇,否则我会恨上一切!我恨所有邪恶造成你的痛苦,也恨所有良善没有为你驻留!我知道这不对,我很清楚,我病了,我努力控制它不恶化……但还能多久?”




“我甚至想杀人。”史蒂夫苦涩的说:“厄斯金博士会怎么想?我告诉他我不想杀任何人,可现在我想!我不能……我不能只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就杀人,宣称是为了你,美其名复仇。我不能这么做。”




“但是当他就站在我面前……当史塔克就在我面前……”




“我做不到,我不能……有一天我会被仇恨和嫉妒吞噬,不再是我,史蒂夫罗杰斯是一个好人,那是为什么喜欢我,记得吗?你说我拥有正义感和勇气!”史蒂夫絮叨著,泪水流出通红的眼睛:“厄斯金博士选择我,他只要求我做一个好人,我从没有忘记,可是现在──”




“我对剩下的日子只有恐惧!”他低喊:“它们太孤独了,我得要忍受它们多久?我原本可以──我有机会和你在一起!你一次又一次来到我身边,给我希望,可是我没有做到,我没有争取到我想要的,我不够好,我──”
他环视他的房间,这是一间单人房,从床,桌,椅,水杯,乃至人,都是孤零零的。
“我活该得到这一切。”他空洞的宣判。




“但是你给我的比我应得的更多,总是如此。”他从来没有求过谁,如今对着空荡的房间乞求:“所以,你……你可以再回来一次吗?再一次?”他的声音柔软破碎:“你不愿意吗?你愿意吗?巴克,回来?”(don’t you?will you?) 




他索求的不只是幸运,是奇迹。如果人一生能拥有一次奇迹,在华盛顿看见冬兵的那一刻一定是巴基将他的那份给了他,因为史蒂夫在十六岁就支付了自己的奇迹,让他得到了巴基。可悲之处在于他辜负了这份上帝眷顾的幸运,一次,在雪山上,然后两次,在西伯利亚。
现在他迫切的、绝望的,需要第三次奇迹。




这是不可能的。
会把自己的额度给他的人早就死了。




“巴基。”史蒂夫喘息,对着某个看不见的存在呢喃:“巴基,巴基,我,噢……”




以后也不会有这样的人了。




史蒂夫哭了。
他哭了很久,哭得眼睛发胀,脸上全是泪水,一吸鼻子就发出可笑的嘶嘶声也停不下来,好像如果哭得多一点、久一点,就能传到某个存在的耳里,有人会来和他一起走出这个困境。巴基巴恩斯就是这个人,他总是在史蒂夫需要时出现,母亲去世时,被恶霸痛扁时,徘徊在陌生疏离的世界时。




他应该出现的。




他会像影子一样出现在门边,打开灯让鹅黄的光流满房间,走到床边,从后面把手放在史蒂夫肩上,亲暱的推他一把,问:“发生什么了,史蒂薇?”
然后把他拖出这一团糟。




他应该出现的。




史蒂夫的自制全线溃败,他的嚎泣无法用言语形容,只有他自己听得见。




这里什么也没发生。
没有影子,也没有光。





※※※





“给我一针肾上腺素!”
“瞳孔放大了!”
“没有反应,我们要失去他了!”




“拜托,队长,你可以的。”冒烟的猎鹰装都还没脱下,山姆贴在玻璃墙上焦急的看着里面,。
汪达脸上也有恶战后的憔悴,但她说:“也许这对他来说更好。”




克林特和山姆都用不讚同的眼神看她,后者的要兇一点。汪达毫不退缩:“我当然不希望队长死,但他自己可能不那么在乎。”




“胡扯,他会撑下来的。我们都失去过什么人,但生命还有別的……你不能就这样放弃。”
“是啊,我同意。”红女巫用力擦掉眼睛周围的妆,以防等一下被眼泪糊开:“但毕竟史蒂夫才是那个失去了两次的。”





史蒂夫现在可好了。
他的大脑一片清明,新鲜空气充满肺叶,纠缠多年的抑郁消沉不知所踪。他觉得充满力量,比血清改造成功的时候还要好,他不需要小心翼翼的控制自己,这就是他,他的心,他的肉体,如此的适合他,他原来就该是这样。




和活着的时候相比,他觉得焕然一新。




是的,史蒂夫知道自己死了。不要问他为什么如此确定,他原先也不知道死亡是这样,现在事情已经发生,它看起来就该是这样。




他隐约记得特查拉说过死后的世界是一片草原,但特查拉没有提到会有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和不知从哪传来的动听流水声。还有──




──树下的巴基。




史蒂夫走过去,他惊讶自己竟然没有用跑的。但他走了好远好远才到这里,剩下的这一点距离算什么呢?
看,这个念头还没转完他已经走到巴基身边了。




巴基在睡觉,他的脸颊被阳光晒得微红,嘴唇鲜活的半张着,规律细小的鼾声。




史蒂夫坐下,用两只手臂将他搂进怀里,让那张脸和他贴在一起,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拥抱他,像拥抱死亡一样的慎重又放纵。巴基在睡梦中咂咂嘴,抓了抓衣摆下露出的后腰。




史蒂夫躺在树下,看着他。




这是他一直以来所期待的。
才是真正的终点。




“我又见到你了。”抵著那个光洁饱满的额头,他闭上眼,用沉入睡梦前含混的声音轻声说:“我们又在一起了。”





“準备电击,clear!”
“没有反应!”
“再来一次,clear!”




美国队长的身体猛然弹动,他的蓝眼圆睁,尖锐的吸进一大口气,又挣扎著吸进第二口,他的头痛得要裂开,他受到了致命伤害的身体剧烈的痉挛。
他倒回手术台上,一群激动又疲惫的医生团团围上来,医院特有的味道充斥在他的鼻间。




旁边传来咚咚咚的声响,美国队长侧过头,看见他的战友们在外面捶著窗户,大吼大叫,又哭又笑。




他活过来了。





尾声





那场史诗般的、差点杀死美国队长的外星人侵略大战之后第三天,来探望好友的山姆在病房外撞上正要离开的斯科特。




他们互相打招呼,山姆问:“他怎么样?”
“挺好,已经拆绷带了,超神奇的。”




山姆从门缝看了一眼,史蒂夫正在和汪达交谈,从他们视线的落点看来话题是一盆放在桌上的花。




“你觉不觉得他不大一样了?”
“你是说变得更帅了之类的?”
山姆作势踹他,斯科特笑着躲开,走了,背影看起来很轻快。




汪达看见山姆进来就出去了,说是要找个有wifi的地方。山姆在病床边坐下,史蒂夫看着他微笑。




“哇喔。”山姆说。
“什么?”史蒂夫扬起一边眉毛。




“呃,你……呃,很久没看见你这么笑了。”山姆努力维持语气平稳,他他妈的欣慰到快哭了。




“不是我最好的时候。”史蒂夫不甚在意的说:“但,没错,我感觉还行。”




山姆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我可以问问为什么吗?”




史蒂夫拽了一个枕头到背后,靠在上面使劲伸了伸:“如果你知道回家后能在自己的床上好好睡一觉,加班的感觉就不会那么难熬了。”




他自认用了一个通俗易懂贴近生活的例子,但从山姆的表情看来是没明白。史蒂夫笑着摇摇头。




生命漫长沉重,颠沛岐岖,但他已经窥见了死亡的殿堂,明瞭长途的跋涉之后自有奖励。
他知道尽头有安宁存在,他和他最终注定得以重逢。
只须等待。





“算了。”他说:“只要知道我很幸运就够了。”





       FIN.






如果有人看到這裡,我知道你們想說什麼:這算哪門子的幸運!?


如果冬兵死了,隊長最好的結局也就是這樣了。


所以電影真的很甜。包括彩蛋。


巴基是內戰的中心,隊長整齣戲做了那麼多都是為了不要讓他死。所以如果他死了會怎麼樣?


黑豹會有點失落,他想補償的對象死了;獵鷹會有罪惡感,他不該告訴鋼鐵俠西伯利亞;鐵人會有點後悔。


但是失落、罪惡和後悔,隊長是他們的一萬倍,一百萬倍。


當這些人不斷向隊長表達他們的抱歉,對隊長來說是很傷人的。而他基本上還得說謝謝關心。


全文中隊長最快樂時候,正好是其他人最擔憂悲傷的時候。他是非常典型的悲劇英雄。




──但是只要巴基還活著他就不悲劇啦!他是瓦坎達櫃長!




最後求個留言,來跟我交流交流嘛......